近日,部分汉字读音再度更改的消息上了微博热搜,一时间引起网友的热烈讨论,有人表达了强烈反对,有人的观点较为中性。在网络时代,这种大事上了热搜本不是什么罕见事,但深究下来,这次事件中却有一处细节让人深思,新媒体平台在引用传统媒体的报道时应该如何使用,是否能在引用时仅用原标题进行佐证?

2月18日,微博认证为中国播音主持网官方微博的账户发布了一条标题为“注意!别再读错了,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微博,内容引用了唐代诗人贺知章《回乡偶书》中“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以及杜牧《过华清宫》中“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等诗句,告知用户包括“衰”、“骑”在内的多个汉字读音已经修改。这条微博的配文,是一幅报纸报道的截图。

记者发现,这幅截图是《北京晚报》2018年5月11日第6版之头条内容,在原微博所用的图片中无法看清除标题之外的内容。实际上,本报记者在这篇报道中已经明确指出,当时的事件起因便是“一篇题为《查词典竟看到说(shuō)客、坐骑(qí),我怕是上了个假学》的文章这几天在网上热传”。根据当时的报道来看,这篇网文的热传与2016年国家语委对我国第三次普通话审音后修订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公开征求意见一事有关。

今年2月20日,《注意》微博在网上热传、发酵的第三天,诸多媒体发布了此为“假新闻”的报道,在此之前,教育部相关部门就已经做了回应:之前对《审音表》的公开征求意见仍在审议之中,尚无最终定论,新的标准可能于今年发布。

综上不难发现,本报的原报道中并没有对改读音一事言之凿凿,相反还特别指出,专家认为汉字读音修改应该慎之又慎。但一些新媒体平台在传播中却对这则消息稍加更改,让受众产生了读音已经被修改的错误认知。

其实,我国古来便有训诂、考证之学,历代能称之“大儒”或有大学问者无不精于此道。无论是注音《诗经》的毛氏兄弟,还是改《诗经》读音的宋代学者,都经历过考证与考校,其说法往往处于一个自洽的逻辑之中。至于当代,读音的修改仍需要广泛征求各方意见,方能定论。然而网络力量有时就是如此“神奇”,可以让不实消息被当成“真相”传播,从而引起大范围内的热烈讨论。若这消息关乎我们日日使用的语言更是如此:数月之前,一篇网文可以引起热烈讨论,数月之后,近似的内容又引发了更甚的讨论。

可见,对于传播者而言,找一个大家都关心的话题,发布一些真假相搀的消息就能博得关注,但在传播之前,是否应该秉承考证的传统详实考校?在引用传统媒体的消息时是否也应保证引用的完整以及引用后表达意义的一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同样,对于接受者而言,在转发之前,似乎也应想想,经自己手发出去的内容是不是真的是“真的”。一则“假新闻”激起千层浪,恐怕才是这次事件中最具有戏剧效果的事情。

2月18日,某网站官方微博在其博文中称部分汉字读音改变,提醒用户“不要读错”。一时间引起沸沸扬扬的讨论。之后有媒体进行报道,称网上正在被热议的文章有不实之处,其中涉及的多个读音修改出自2016年国家语委对我国第三次普通话审音后修订的《普通话

说(shuì)服变成了说(shuō)服;粳(jīng)米变成了粳(gěng)米;荨(qián)麻疹变成了荨(xún)麻疹;…… 2月19日以来,《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引爆了普通话读音争议之火,文章列举出多组词新读音,让网友感叹,以

近日,一个转爆朋友圈的帖子《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让许多读书人瞬间风中凌乱。 按这帖子的表述,词典和新版教科书们正悄悄为“白字先生”正名:“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衰”不再读(cuī),而读(shuāi)了;“远上寒山石径斜(

语文老师这下咋教?这几天,#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上了热搜,许多网友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上了个假学。原来不少网友查字典发现,读书时期的“规范读音”现如今竟悄悄变成了“错误读音”;更多人经常读错的字音,现在已经成为了对的……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