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体育人才培育坚持体教融合的价值理念,具有体育领域和教育领域深化改革的双重价值意涵,是新时代体育人才培养的基本要求,对于培育高水平、复合型体育人才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2020年8月,体育总局、教育部印发的《关于深化体教融合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意见》明确指出,要坚持“健康第一”的理念,并将高校体育人才培养纳入新时代体教融合深化改革的范畴,为培育更多符合社会发展需求的竞技性、专业化、应用型体育人才指明了方向。

高校体育人才培育坚持体教融合的价值理念,具有体育领域和教育领域深化改革的双重价值意涵,是新时代体育人才培养的基本要求,对于培育高水平、复合型体育人才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首先,服务国家战略,实现人才培育与市场接轨。传统意义上高校的“体教结合”,强调的是体育与教育部门在竞技人才培养上的资源整合,更多强调高校体工队“院校化”改革。

新时代“体教融合”则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被赋予了新的使命。集中到一点,就是要服务“体育强国”“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培育更多与体育产业发展相适应的专业化、职业化体育人才。

因此,高校要将体育与国家战略相融合,强化体育人才培育与政府体育职能部门相融合,围绕体育人才培养、科技助力运动训练、体育人文融合等开展工作,提高体育人才培养质量。

同时,人才培养与市场接轨是高校体育人才培养的基本指向,要将教学实践、科学训练与社会市场实践紧密结合,通过教育教学改革,提高人才培育与市场需求的匹配度,以科教融合、产教融合为我国体育事业发展培育更多优质人才。

其次,推动方式融合,促进技能提升与实践融合。新时代“体教融合”,将通过理念融合和学科融合,撬动体育专业人才培养方式的改革和创新。

具体而言,就是要摒弃传统高校体育人才培养“重技能训练轻实践运用”的桎梏,更新体育教育的内容,将突出不同运动项目的竞赛规则、场地器材、竞赛体系等融入教学,将体现体育健康产业、体育服务产业和体育赛事产业发展的政策、法规、制度等纳入课程知识体系。

同时,在教育教学改革方面,要创新教学模式,突出“互联网+教育”的理念,构建参与式、任务式、项目式教学模式。

譬如:南京体育学院“教学、训练、科研”三位一体的“南体模式”,立体式打造体育应用型知识体系和能力体系,集中凸显“体教融合”理念,培育一大批高质量、高水平体育人才,成为“体教融合”的典范。

最后,聚焦人才融合,兼顾后备人才与复合型人才。高校是体育人才培养的“兵工厂”,高校体育人才培养是落实体育强国和全民健身国家战略的重要体现。

在体教融合理念下,高校体育人才培养将形成以学科建设为中心、以教学改革为抓手、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产教融合为本位,培养服务体育强国、全面健身国家战略的多元化人才的机制。

从人才培养的目标来看,既要培养服务青少年体育发展、全民健身需求的复合型人才,又要培养与体育强国建设相适应的后备人才,使高校成为后备人才与复合型人才培养的主阵地、主渠道。

高校应利用体教融合的政策驱动,加强高校与政府体育职能部门的沟通、合作,形成高校与行政部门、社会组织或市场机构错位发展的良好态势,凸显高校体育后备人才与复合人才培养的办学特色。

采用走访调查方法,对本地区5所高校体育专业人才培养的现状进行调研,包括师生访谈、问卷分析及人才培养方案收集分析等,围绕学科专业定位、课程设置、人才培养目标、人才培养模式、产教融合等方面展开,梳理高校体育人才培养的现状与问题。经过调查分析,发现本地区高校体育人才培养存在以下问题:

当前,本地区高校体育人才培养以“专业化、职业化”为导向,聚焦于培养“具有体育教育的基本理论、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应用型人才”,偏重于短期性和功利性的实践运用能力培养,部分高校在体育课程设置上存在定位不准确、课程设置重叠、专业课程关联性差、覆盖面过于宽泛、实践教学环节薄弱等问题。

高校体育人才培养以“一专多能的应用型人才”为目标,偏重于大学生体育专项能力的培养,使其具备专业化、竞技性体育运动能力。

然而,审视体育人才的培养过程,无论是中学阶段,抑或是大学阶段,人文教育的缺位不可不察。社会上对体育人才的观念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从中不难发现,过分偏重体育技能的学习,忽视人文素养的培育,是高校体育人才培养的缺陷。

笔者翻阅本地区5所高校体育专业人才培养方案,人文素质培养的“真空”是共性问题,主要体现为人文必修课中缺乏人文素养课程,部分高校仅有“大学语文”一门课程,而在选修课中,大学生选修人文素养课程的占比并不高。

无疑,人文课程对于培育大学生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理想信念、审美情操等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必须要丰富人文课程设置,赋予体育专业大学生更高的人文素质。

高校体育专业教育虽然担负输送高水平运动员的重任,但从整体上而言,为“体育强国”“健康中国”“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发展培育更多体育赛事、体育培训、体育教学、体育康复等领域的人才,才是高校体育人才培养的“主业”。

因此,在高校体育人才培养中,必须坚持产业发展导向,围绕体育产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引导大学生获得各种职业资格,使其具备参与体育产业发展、体育运动教育、社会体育管理等相应的资历。

然而,高校虽然就体育专业大学生就业以及职业资格证书取得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但是,因缺乏工学结合、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创新,获取职业资格证书能力培养缺乏相应的支撑,导致大学生职业能力相对薄弱,出现“毕业即失业”的困境。

在“全民健身”“体育强国”“健康中国”的时空场域下,高校作为体育人才培养的主阵地、主渠道,必须要因时而变、因势而为,针对体育人才培养存在的突出问题,积极贯彻“体教融合”理念,以科教结合、产教结合的理念培养适应我国体育事业发展需要的人才。

在传统“体教结合”的理念下,高校对体育生进行文化分的降分录取,对体育生的文化考核要求较低,甚至出现以体育分替代文化分的不良现象,客观上导致体育专业大学生对文化知识学习不重视的思想,加之高校人文素质课程开设不足,更加不利于大学生人文素质的培育。

事实上,青少年体育教育、体育产业发展、体育事业管理等,都需要“一技之长+综合素质”的复合型、多元化体育专业人才。

因此,必须要革新观念,坚持“体教融合”,实现体育训练与人文教育的深度融合,不仅注重大学生体育技能的发展,同时注重其人文素养的提升。

为了实现“体教融合”的目标,必须依据大学生知识、能力、素养形成的本质规律和结构需求,科学设置课程体系,适度提高人文教育的学分比重及学时比例,扩大人文素养课程的选修范围,确保大学生获得丰富科学知识的滋养和引导,以满足其多元化发展需求。

在高校体育人才培养课程设置中,必须要突出“素养先导”与“能力本位”的理念,以此构建新型课程体系。

应将课程模块设置为“通识课程+专业基础课程+专业核心课程+专业实践课程”四大模块,注重不同课程之间的逻辑性、关联性,实现对大学生知识、能力、素养的同步提升、同频共振。

在通识课程方面,增加美学概论、哲学基础、社会心理学、伦理学、社会学概论等选修课程,丰富人文素养内容。

在专业基础课程方面,设置体育教育、现代教育技术、体育运动学、体育社会学等方面的课程。在专业核心课程方面,设置体育专项相关课程,如田径与户外运动、篮球、排球、足球、体操、羽毛球等。

在专业实践课程方面,强化工学结合、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理念,突出产业发展对体育人才能力的需求,加强大学生参与校内外体育赛事、参与体育竞赛与管理以及体育竞赛执裁实践的课程,确保大学生获得与体育产业相关的职业资格证书。

创新体育课程教学生态,构建“互联网+体育教学”的全新模式,嵌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信息技术,挖掘、开发、整合优质体育教学资源,实施“线上+线下”教学的融合,积极开展项目化教学、参与式教学、任务式教学、讨论式教学等,提高学生体育知识技能的应用能力。

同时,要坚持市场导向,坚持工学结合、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思路,引导大学生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提供社会化、市场化服务,突出大学生体育社会实践能力的培养,实现大学生“在做中学”“在学中做”,充分接触体育事业发展的实际,形成与体育产业发展相适应的多元化能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